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2章:好个鞋拔子泡酒

不论多么忠实的奴才,都是惧怕失去的,因为他们对失去的理解,本来就只是一种惧怕,他们惧怕皮鞭,可是他们又惧怕失去皮鞭后的毫无着落。

他们惧怕看透,可是他们又惧怕失去主人看透后的无限冷遇,在长期养成的奴性前面,他们的梦想只是想苟且偷生般活着。

可是,活着太难了,而死又没那勇气,于是他们就会变得越来越看似深谋远虑,其实他们空虚无比。

刘全的酒,看似喝的是那么的洒脱,就连行走江湖多年的张黑五,也是这么觉得。

“刘爷,您这酒就这么喝了?那就是为难黑五了,不过刘爷既然这么率性,我黑五也不能毫无表示,黑五也跟着刘爷喝了这碗。”

张黑五也像刘全一样痛快的干完整整的一碗酒,酒后张黑五说道“你们广州商行看着也没有什么生意,也许是我不懂生意吧。”

“哈哈哈黑五兄弟这话算不算坏了规矩。”刘全笑道。

张黑五愣了一下说“不算吧,你们家的生意好坏和我们的镖没有什么关系的。”

“对对对,没有关系,生意不好正常,重新建立信任需要时日,只要那么多的银子,能找一个好的安顿之处就好,可不要再出什么事情了。”刘全一边往自己的嘴里扔花生米,一边忧国忧民似的说道。

张黑五打了一个酒嗝说“应该是还没有找下合适的安顿银子之处。”

“哦,此话怎讲。”

看着刘全迫不及待而又疑惑的眼神,张黑五定了一下神说道“话多了,话多了,我们还是说一说这趟新镖的路数吧。”

“你这人还是很小心的,怪不得我们老爷这么信任你,这趟镖和上次没有两样,只是镖物换成了等价的好物罢了,改日黑五兄弟到府上看后便知。”刘全又举起酒碗说道。

张黑五看见刘全又举起酒碗,便不好意思的说“最后问一下刘爷,镖资还是老样子吧。”

“我们老爷是何许人也,会差给你那点指头缝儿里的银子吗?还是老样子,黑五兄弟就放心吧,喝酒。”刘全又主动碰了一下张黑五的酒碗说道。

张黑五点了点头后,便回碰了一下刘全的酒碗,接着就是一碗干净利索的一干而尽,喝完后张黑五说道“刘爷前一会儿说不要黑五的好处银子,那也好,正好黑五在德胜门外有一处三进三出的院子,现在有几位江南歌女寄住,内人一直很不待见黑五招惹那些花花草草,正好就送于刘爷吧,还求刘爷给黑五解决一下这个难题。”

“江南歌女?”

“对,江南歌女。”张黑五回应刘全道。

“弟妹不许?”

“对,内人家教甚严,黑五不想得罪内人,也不想找那不自在,再说黑五常年在外,闲着也是闲着。”张黑五特别认真的说道。

刘全将手中的酒一口干完后说道“好一个闲着也是闲着,那刘某人就闲暇之余过去看看,也好还黑五兄弟一个清闲自在,哈哈哈”

“对对对,黑五谢过刘爷了,刘爷的这份情,黑五永记在心,绝不相忘。”

张黑五说完后,直接抱起酒缸就是咕咚咕咚的倒满了两碗,酒碗满溢后,张黑五又说道“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动吃牛羊,刘爷,尝一尝黑五家里做的手抓羊肉。”

“哈哈哈对对对,多吃羊肉才能身健体壮,要不实在是对不起这花花世界的肆意绽放,你说呢黑五兄弟。”刘全又主动的举起酒碗说道。

张黑五也跟着拿起酒碗说“和府里一出手就是数千万的银子,刘全能在和府当差真是福气呀,有银子赚的时候,还是要犒劳一下自己的,刘爷大口的吃一口羊肉之后,咱们兄弟再干可否?”

“好,和府倒有的是银子,可那都是我们老爷的,我刘全也就是沾一点皮毛而已。”刘全一边狠狠的撕下一大块羊肉一边说道。

张黑五看着刘全吃起羊肉来,便也撕了一点羊肉放到嘴里,张黑五一边慢慢嚼着羊肉一边说“看来和大人府上,怎么也有三四个五千万两的银子,如果黑五有这么多银子的话,就坐在家里什么也不干了。”

“哈哈哈,看你那点出息吧,等你有了那么多的银子后,就不是这么想了,这花花世界里,可不是你黑五看到的那点仅此而已,我们老爷也不是你想想的那点想象,有些事你是想像不到的。”刘全又把酒碗主动怼到张黑五的酒碗上说道。

这次张黑五又是一点没有犹豫的干了一碗酒,干完酒后,张黑五还很大气的给了刘全一个‘请’的姿势,那豪气让刘全舒坦透了。

应张黑五请,干完一碗酒后,刘全的身子就开始晃荡了,眼神也慢慢的开始游离,嘴里也开始不自主的吹泡泡,样子比一般醉酒的人来的更加的滑稽。

“黑五兄弟,不能喝了,正好今日刘某人就闲暇无事,不如我们到那德胜门走走看看?”刘全斜楞着眼说道。

张黑五微笑道“那敢情好,不过刘爷已是有点醉意,黑五还是给刘爷先备上一壶清茶漱漱口后,再徇情起行吧。”

“不用不用,将好茶泡上一壶,给刘爷直接放到轿子里,刘爷正好边走边喝着,岂不美哉?”

刘全说完后,便趴下身子拿脚到处的在地上踅摸着鞋,嘴里也嘟囔道“刘爷我的鞋拔子呢,它是不是喝醉了。”

这时张黑五急忙给门外的丫鬟轻声喊道“快给刘爷找鞋,再伺候刘爷穿鞋。”

丫鬟听得张黑五嘱咐后,便开始帮着刘全找鞋,可是找来找去的,却是怎么也找不见,就在这个时候,刘全一直胡乱扑腾的脚,竟然一下子把地上墩着的酒缸给踢倒了。

酒液一下子就涌出来好多,跟着酒液漂出来还有刘全的鞋,丫鬟提起刘全的鞋对张黑五说道

“老爷,鞋找到了。”

“找到就好,我说嘛?就这么大个地方,怎么会不见了呢?在那里找见的。”

“老爷,在酒缸里。”

正在撕着羊肉想着垫补一点的张黑五,听得丫鬟之言后,一下子就给愣住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