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千五百九十五章 上级!

黑斗篷人拿出来一样用黑布严实包裹的东西,虽然看不到黑斗篷人此时的表情,但是从黑斗篷人那小心翼翼的动作能够看得出来黑斗篷人对这件东西视若珍宝,就像是生怕将手上的这件物品给损坏了一般。

当黑斗篷人将包裹着的黑布给完全剥开,并且露出里面那只明显是由稀有材质打造成而成的金花样式的戒指之后,刘香兰此时的表情变得惨白,毫无任何血色!

黑斗篷人神圣的将这枚造型奇怪的戒指戴在了自己的大拇指上面,这才冲着刘香兰开口道“刘小姐,我现在命令你,杀掉你身边的这个人!”

黑斗篷人指着我开口道,此时的他说话的语气极其的严肃。

刘香兰完全是处于呆滞的状态之中,显然黑斗篷人拿出来的这枚戒指让刘香兰根本反应不过来,甚至刘香兰都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事实。

我实在是很是诧异,为什么这枚戒指能够让刘香兰有着如此大的反应?这枚戒指代表着什么?难道是一件可以说明身份的信物吗?

见刘香兰无动于衷,此时的黑斗篷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随后便继续冲着刘香兰开口道“刘小姐,你没听到我说话吗?”

此时的刘香兰反应了过来,下意识便吞了吞口水,随后便转过头看了我一眼。

“我命令你,现在!立刻!杀了他!”黑斗篷人再次指着刘香兰身边的我如此开口道。

刘香兰当然不会愿意这样做,但是刘香兰很清楚那枚戒指代表着什么,这枚戒指的确是一件信物,拥有了这枚戒指那就代表着手持这枚戒指的人所说的一切的话都是真的,这个黑斗篷人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刘香兰来怀疑。

这个黑斗篷人,果然是组织上派来接手华国一切事务处理的人?

刘香兰可不觉得这枚戒指能够造得了假,光是制造这枚戒指的材料都稀有无比,是全球最为稀有的金属之一,也就是说……这个黑斗篷人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他是带着组织上的命令来到了华国!

而这个黑斗篷人现在竟然直接以自己的身份下命令杀了我,这更是刘香兰不能够接受的,如果我死了的话,那么刘香兰又怎么活?要知道我现在可是掌握着刘香兰的性命。

当然,刘香兰很清楚,现在我们发展到这一步,就算忽略掉这样的一个事实,刘香兰也不会对我下得了手,所以黑斗篷人这完全是在为难刘香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香兰这才咬了咬牙,冲着黑斗篷人开口道“我依然质疑你的身份!我需要你以真面目示人!”

面前的黑斗篷人沉默了下来,不知道黑斗篷人是不是无法反驳刘香兰的这句话。

过了好一会儿,黑斗篷人这才将自己的戒指从手指上面摘了下来,并且再次用黑布小心翼翼的包好,放回了自己的兜里,这才抬起头看着刘香兰开口道“看来你是执意要脱离组织了?”

“我从来没有这样说过!”刘香兰赶紧镇定了起来,面无表情的开口道。“我只是有理由怀疑你的身份,因为我从来没有接到任何有关于你的信息。”

“万花戒足够说明一切了。”黑斗篷人再次望向刘香兰说道。

“那又怎么样?”刘香兰反问道。“谁知道你是不是偷来的这枚戒指?而且在组织内我只会听从一个人的命令,那个人并不是你,所以你也没有权力命令我。”

“好吧。”

黑斗篷人似乎也没有想要在这个话题上面继续纠缠下去的意思了。“你很让我感觉到惊讶,不过我想这已经都不重要了,不管你拿出什么样的理由,我都可以怀疑你对组织上动摇了,这件事情我会立马禀告总部,你等着组织上的制裁吧。”

“你不用拿这个来威胁我!”刘香兰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也会向组织上求证你的身份,如果能够得到肯定的答案,那么今天晚上我的确误解了你,如果没有这个答案,我甚至应该怀疑你今天晚上这样做的动机。但是无论如何,在没有得到求证的今天晚上,你是无法命令得动我的。”

“有意思。”黑斗篷人笑眯眯的开口道,随后便再次将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我实在是有些好奇为什么组织上精心挑选出来的人物会有着这样的心思,难道这个家伙就真的那么拥有魔力吗?我有些不相信。”

“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刘香兰皱着眉头开口道。

“不,你会明白我在说些什么的。”黑斗篷人摆了摆手开口道。“你最好回去好好等着,等待组织上对你的惩罚。”

刘香兰没有再说什么,黑斗篷人也失去了说话的兴趣。

“看来今天晚上再在这里纠缠下去也没有用了。”黑斗篷人打量了我与刘香兰一番之后便如此开口道。“我不得不离开,希望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我能够命令得动你,当然如果有下次见面的机会的话。”

说完黑斗篷人便带着小乔要离开此地,我皱了皱眉头就要追上去,不过此时我身边的刘香兰却直接拦下了我,冲着我摇了摇头。

我很想将这个黑斗篷人给留下来,我能够感觉得到这个黑斗篷人在欧洲光明会的身份地位绝对不低,如果能够将这样的一个人物给捕获住的话,那么很多问题的答案说不定能够从这个黑斗篷人的嘴里得到。

不过刘香兰却将我给拦下来,不让我对黑斗篷人出手,这明显是有刘香兰自己的考虑的,所以我也没有违背刘香兰的意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斗篷人带着负伤的小乔离开。

在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我这才冲着身边明显有着心事的刘香兰开口道“这个人是你的上级?”

刘香兰摇了摇头,算是给予了否定的答案。

我不由得诧异,随后便继续冲着刘香兰开口道“既然这个人不是你的上级,为什么他有资格能够命令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