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七十四章:猪栏

“咦?打不破吗?”安若雪惊讶道。

她都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一旦等执天者从辰风布下的阵术中脱困出来,她就会直接出手去对付执天者,让辰风赶紧带着村民进屋。

这是安若雪做好的打算,至于能不能打过,她也没底,就看运气了,至少也得拼一下,不然这些村民都得出事。

但没想到辰风那看似弱不禁风的阵术,竟然有硬生生地承受了开脉境执天者的强力一击,还给挺了过去!

这让安若雪原本的计划都实施不出来。

辰老爸拽着空空和妙妙的手,在辰风后面探出脑袋,小心翼翼地说道“儿子,你摆的那个猪栏挺牢固的啊!”

“猪栏?”辰风有点错愕。

“不像吗?”

辰老爸看见执天者没打破阵术,也是放下心来,伸手比划着,神经大条地说道“二狗家的猪栏就是这样。”

辰风额头青筋抽了两下,他摆的阵术明明挺高端的,怎么在自己老爸眼里就变成猪栏了。

空空在旁边已经咧着嘴大笑起来“爷爷,放心好啦,猪栏可牢固了,最近猪肉大涨价,一斤30块,可不能让猪给跑了!”

楚洪辉和楚小梦他们也被许二柱的一拳之威给吓到了,他们也没见过什么人随便打一拳居然可以造成如此巨大的轰动,还以为辰风困不住许二柱,许二柱要冲出来,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但没想到许二柱的一拳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中看不中用。

许二柱那张得意的脸已经凝固住,这看似弱不禁风的阵术,怎么会打不破?

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许二柱那张假脸下的执天者不甘心,再次将浑身的气诀凝聚在自己拳头上,猛喝一声,朝着另一个方向的栅栏砸下!

轰!

狂暴的气息席卷而出,让空气都变得无比炽热起来,栅栏再次布满裂缝,就像蛛网一样,爬满了四周,几近崩溃。

他趁机再次挥出拳头!

轰!轰!轰!

阵纹形成的栅栏已经被执天者连续的拳头砸得面目全非,密密麻麻全是裂缝,有些裂缝触目惊心,令人胆寒。

可是榕树的虬须却再次颤动了一下,只是一眨眼就将藕断丝连的裂痕再次给修补回来!

任凭执天者如何击打,栅栏上的裂缝总是及时被修复,不给执天者逃跑的机会。

“你真以为季阿公家里是你随便想来就来的地方吗?”

辰风看着被弱不禁风的栅栏困住的执天者,不缓不急地说道。

执天者的心已经完全沉了下去,死死地盯着那棵平淡无奇的榕树,心里已经隐隐明白。

“阴阳阵术,紫金太阴树,你果然知道它在哪里!”

执天者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来。

“你忌惮我是对的,在阴阳阵术里,我并不怕你。”辰风说道。

执天者一直在忌惮这里的阴阳阵术,在没有弄清楚辰风掌握了多少,执天者没有对辰风下手,明里暗里各种动作。

执天者的顾忌并不是无的放矢,辰风虽然目前实力不算高,可是他阵术天赋强大,靠着对村庄阴阳阵术的理解和张看那个,他不畏惧开脉境的执天者。

不过在一开始,辰风也并没有把握,如果在看到许二柱的时候,就直接对执天者动手,执天者还是有机会逃走的。

直到他走进了季阿公这里的院子,发现了季阿公留下的各种防护手段,他才想到对策。

而执天者以为辰风没有发现他的身份,继续伪装,企图靠着瞒天过海之计来浑水摸鱼,却不曾想,辰风将计就计,扮猪吃虎,请君入瓮,直接来一个瓮中捉鳖!

“我没看见你用紫金太阴树的果实去救他们身上的热血沸腾毒素。”

执天者扫视着已经恢复正常的许力贤等人,他本来想伪装成许二柱,就是想要知道辰风到底是如何救人的。

可是辰风悄无声息地把所有人身上的毒素都治好了,唯独错过了他,他到现在还是没明白辰风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执天者一开始也给辰风的老爸注入了热血沸腾的毒素,如果说辰风在遇见他老爸的时候就发现了这种毒,悄悄解除掉,这样辰老爸刚才没有发作,可以说得通。

毕竟方才有一段时间,就辰风和他老爸几个人在这座院子里,执天者并没有进来。

但其他人又是怎么回事?

“告诉你也无妨!”空空在一边说道。

执天者立马侧耳倾听!

这是他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的事情,在他看来,如果辰风想要解救这些体内阴阳失衡,阳气过剩的村民,唯一的办法就只有用太阴树的果实来解除。

辰风一定是掌握了某种他所不知道的办法,悄无声息地取到了果实,救了这些人。

一旁的安若雪听到空空出声,也是转向了空空,执天者为了演戏,是闭着眼睛的,看不见情有可原。可她一直都睁着眼,居然也没发现辰风如何办到。

但安若雪忽然又想到,这种秘密如果被空空小娃子说出来,让执天者知道了去,万一执天者给跑了,那不是太傻了?

她心里一急,想要出声提醒空空。

但空空话锋一转,问道“妙妙,你想要解释吗?”

“我没兴趣,你自己解释吧!”妙妙说道。

“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地请教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吧!”

空空小手插着腰,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最爱喝的是金桔柠檬茶!”

安若雪“……”

她彻底被顽皮的空空给打败了,又看了看刚才把困住执天者的阵术比作猪栏的辰老爸,怎么感觉这一家子都是遗传的憨比?

“竟敢耍我!”

执天者恼羞成怒。

空空笑嘻嘻地说道“你现在才看出来啊!”

“谁要告诉你啊,你个白痴。”妙妙轻哼了一声。

“抱歉,我没有和对手解释秘密的习惯。”

辰风一边说着,一边朝许力贤他们走了过去。

脚下的阵纹随着脚步的移动而跳动着,原本困住许力贤他们的栅栏已经逐渐消退,唯独执天者那边的栅栏仍旧闪烁着一股弱者的气息。

偏偏这么弱的栅栏,执天者就是打不破。

执天者阴沉着脸,随即又冷笑道“你困住我又有什么用?我想,即便我站在这里,你也没有能力杀掉我吧?”

辰风皱起眉头。

“让我想想,我杀了许二柱,还让你最敬重的季阿公差点丢掉性命,你恨不得手刃我吧?可惜了,你没这个本事。”

执天者虽然被困在阵术中,但他的实力摆在那里,辰风就算冲进阵术来杀他,他照样可以躲避,甚至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