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5、眼热!

在于晓洁的电话后没多久,宁远又分别接到东宝东和社长松岗功、《旬报》总编辑植草信和,以及讲谈社社长野间佐和子的电话。

原本他们为了这个电话,还找来翻译,但宁远却笑着直接用霓虹语交谈,让他们惊诧不已。

现在的宁远,用霓虹语进行一些基本的交流已经没有太大的问题了,甚至音准,也跟教学磁带的发音没什么区别。

这对常人来说是天方夜谭的事情,但宁远,不是正常人。

不过宁远也解释道“其实之前一直在学,不过那时候没好意思在你们面前献丑。”

虽然这话漏洞百出,但这不是重点,他们啧啧称奇外夸赞两句后,也没有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

这三位,在现在的霓虹国文艺界,乃至商界都是大人物,每一个拎出来都有不浅的能量,尤其是松岗功。

但此刻,却因为一部被华夏不看好的电影,进而跟宁远产生了交集。

当然,这其中的纽带,就是霓虹国的戏剧大师铃木忠志。

在戏剧节的那段时间,铃木忠志就对宁远他们那出话剧非常喜欢,最后宁远能得最佳男主角,也有他的极力推崇。

三国之间的戏剧节,霓虹国和华夏都投宁远的票,就算高丽还有其他心思,也没辙。

除了对宁远表演的认可外,铃木忠志本人也喜欢华夏文化,跟坂东玉三郎一样,尤为喜欢《霸王别姬》。

当然,在国际上,最被认可和推崇的华语影片,也非《霸王别姬》莫属。

在这样的机会下,当宁远跟铃木忠志说自己主演的电影想在霓虹国发行,寻求他帮助的时候,铃木忠志连看都没看就欣然应允。

当然,铃木忠志也没那么感性,首先他认可宁远的演技,相信宁远这样的演员很难去演烂片。

不过这也不是绝对,但宁远在跟他介绍时的那种语气和神态,明显非常有信心,而在看过宁远带过去的电影拷贝后,铃木忠志更是赞不绝口。

随后铃木忠志就给松岗功打了电话,并说他俩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会帮宁远安排妥善的。

事实的确如此,松岗功的安排,比前世电影在霓虹国的发行更顺畅。

而现在,松岗功打来电话,主要也是说电影明天上映的相关事宜,并询问宁远什么时候再去江户,《旬报》的总编辑也是类似。

至于讲谈社的野间佐和子,聊的则是《彭建明作品集》的出版事宜,跟于晓洁说的也大致一样。

一切都非常顺利,而松岗功又邀请了一些影评人观看,他们看过后都夸赞跟《菊次郎的夏天》有异曲同工的感动。

甚至有不少人都认为,相较于北野武在影片里的一些刻意搞笑和煽情,《那山那人那狗》非常自然,就像是没有加工的纪录片,真实。

自然而然,带来的感动也更强烈。

加入了宁远的《那山那人那狗》,已经跟上一世有了越来越多的不同,不仅仅是霓虹国那边的重视程度,现在华夏的票房情况也日渐提升,跟上一世更是大相径庭。

这些天,因为宁远他们走出去宣传,带来的回报也是令人欣喜的。

继搭台宣传第一天票房破十万之后,太平洋旗下影院的票房一天比一天高,第二天十一万,第三天就达到了十三万。

毕竟每去一个地方,当地的票房就有了爆发式增长,而曾经去过的地方,因为口碑发酵,也比之前强多了。

去的地方越多,票房自然也越高。

而就在昨天,28号的票房,已经突破了十五万。

截止到现在,《那山那人那狗》在太平洋旗下的票房已经累计到53万,超过了他们的买断价。

其实除了买断价这个成本外,院线方这段时间的花费,也不过是宁远他们的开销,顶多再算上电影放映的电费?

至于人工什么的,就算没有电影放映也照样开支。

而搭台演出,其实规模并不大,舞台和设备都是院线自己的,人员也都是影院的工作人员,根本花不了什么钱,顶多印发的宣传页——这方面的开销也寥寥无几。

等于说,从今天开始,接下来的票房基本就是他们的净利润了。

得知这里的热闹劲儿,北方院线坐不住了,也连忙给康健民打电话,请他们再去宣传一趟,而且承诺,来了还有辛苦费。

其实按照合同,剧组的宣传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宁远他们走出去宣传,只是额外的个人行为,院线方根本要求不了。

北方院线那边当然知道这茬,也不敢拿着个说事,更何况还求到他们头上,所以言语间非常客气。

到现在为止,他们的总票房还不到三十万,但他们都已经上映十三天了,而太平洋这边只上映五天,票房都快是他们的两倍了,能不眼热嘛。

康健民当然没法直接答应,表示考虑考虑,转头他问宁远。

能有现在的效果,都在于宁远的名气,只有他出面才能把观众往影院里拉。

宁远则笑道“去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有钱拿,干嘛不去。”

其实就算这次,宁远他们虽然没提,但太平洋这边也给他们都有大红包,尤其是宁远,直接给了一万,并表示结束后还有感谢费,就是希望宁远他们多宣传一段时间。

而在学校那边,早在宁远他们来蓉城的那天,也正式开学了。

不过无论是京影还是华戏,除了开学第一个学期之外,每个学期开学前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都会进行社会实践。

他们是演员,实践的内容就是话剧和影视拍摄,要么去话剧院,要么去电影厂。

而这一课,宁远一直在实践,所以他这次请假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第二天,3月1号晚上,于晓洁打来电话,说了岩波影院的上映情况,似乎上座率并不高,反倒是宁远安慰她稍安勿躁。

接下来的时间,宁远他们又在西南几省宣传了一周,又飞往东北。

这一天,于晓洁又打来电话,欣喜的道“升了,升了,口碑越来越好,上座率也不断上升!”

宁远开玩笑道“你要不说后面的,我还以为你有啥喜事儿呢。”

在霓虹国的时候,两人熟络了也经常开玩笑,反应过来后,于晓洁就叫道

“宁远你个变态,来霓虹了我再跟你好好算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