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78章 原来她早就算计我了

“王爷。”

苏玥下意识的将身子埋进了水里,脸蛋上满是羞涩和惊恐,瀞王缓缓的走到她的浴桶前,看着她。

苏玥整个身子浸入水中,慌得她都分不清楚,身上是水还是自己的汗。

如果方才她没有停止和蓝蝶做那事,没有赶蓝蝶出去,那王爷进来正好会看个正着。

老天真是有眼,让蓝蝶那样说话,让她失了兴致,否则真的是砍十次头都不能让王爷消气。

苏玥吓得全身发软,直到水声哗然,一只手伸进水里将她捞了出来,伸手拨开她湿发的水渍。

“躲进水里做什么?万一出事,你让本王怎么办?”

苏玥听着瀞王的话,心怦怦跳跃了起来,抬起湿漉漉的眸子,看着瀞王,伸手揽住了他的脖颈,埋进他的怀里。

“王爷。”

“王爷终于想起玥儿了吗?这段时间王爷一直冷落玥儿,玥儿有多伤心,有多难过,王爷可知道?”

瀞王伸手轻抚着苏玥的美背,听着她委屈的甜音和落泪的模样,瀞王微微蹙眉,但不知道为什么,身心的深处似乎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让他一看到苏玥,就忍不住想要靠近苏玥。

这种感觉很甜蜜,也很冲动,见到她这美丽的模样,瀞王的心绪也起伏了起来。

苏玥缓缓抬眸,心底里的恨意翻涌,但双眸里呈现出来的却是痴情蜜意,她恨瀞王,可她同样爱瀞王,这是一种极其复杂的情绪,复杂到她自己都理不清楚。

所以只能随心而动,爱的时候,就温柔甜蜜,恨的时候,就天崩地裂。

“王爷,王爷许久没有要玥儿了。”

以前的他们多么的甜蜜啊,瀞王爷每次来苏府的时候,总是会先和她幽会。

这么多的男人里,只有瀞王是让她最为满意的一个,也是最舒服的一个。

“玥儿,本王……本王有些思念你。”

瀞王捧着苏玥的脸蛋,轻抚着她,沉声喃昵,这种感觉很奇怪,他也说不出是什么理由。

自从他恨苏璃,恨得入骨之后,他突然间发现,自己也是喜欢苏玥的。

“王爷,玥儿也很想念王爷,爱王爷,玥儿爱上王爷,已经很久很久了。”

苏玥心头的恨意一下子烟消云散,踮起脚,送上了自己的双唇……她心里在得意着,疯狂着,用尽了心思,想要让瀞王进入自己的浴桶,一切都是那样的顺利,她温柔的手伸向了瀞王的腰带,却在这时候,瀞王突然间松开了她。

“本王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本王先走了。”

瀞王沉着脸,没有给她理由,转身又大步离开了青玉院,苏玥伸手想要拽住王爷,却只拉到了他的一丝长袖,长袖从她的指缝里滑走,没有一丝的犹豫。

苏玥咬着牙,气息不稳,从浴桶里出来之后,自己擦拭着自己的肌肤,直到擦红她才狠狠的将帕子扔到地上。

那蛊毒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苏醒了吗?难道还没有完全的影响瀞王爷?

还是他爱苏璃的心过于坚决,让蛊毒都不能完全影响他了?

“该死的苏璃,早晚有一天,我要杀了你的,将你碎尸万段,把你的儿女一起践踏至死,让你断子绝孙。”

匡……

满桌的东西被她扫到了地上,砸得碎片落了一地,蓝蝶和玉桂急忙赶进来的时候,看到小姐这般生气恼怒,心知与王爷有关,可她们也不敢问,只是默默的收拾着。

瀞王离开青玉院之后,便翻身上马,他没有回王府,而是策着俊马出了京城……

军营里有无数的将士,他现在需要好好的发泄了身体里灌满的怒气和恨意。

瀞王何其犀利,他已经感觉到身体里似乎有些异样,但是却没病没痛,又不像是有什么问题。

他很清楚,自己爱苏璃,但是为何充满了恨意之后,又开始思念苏玥。

难道爱情就是这般的变幻莫测,让人捉摸不透吗?

到了军营,瀞王便让属下们全部集合,一起去校场,之后又遣人去太医们的府邸,唤二名太医过来,打完之后,他要让太医们看看,他的身体究竟有没有问题。

……

苏府里,玉桂从侧门买通了门房偷偷的出去了一趟,再回来的时候,便附在苏玥的耳边轻声说着,苏玥那暴怒愤恨的心情才渐渐的好了起来,冷声道。

“好,就等他过了今晚,今晚之后,他就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了,呵呵。”

“还有一件事,小姐。”

玉桂出去的时候,便遇到了太医,不过有一位太医的方向是出城,有一位却不是,玉桂上前施礼问好,才知道,那位太医要去李府,听说是李子安受了重伤。

苏玥听完之后,倒也没有特别的反应,李子安不过是一个玩物而已,而她戏弄李子安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征服他。

饮了一盏茶,苏玥始终觉得有些不高兴,见玉桂忙进忙出的,她又烦燥的坐了起来。

“李子安死了吗?”

“奴婢不知道,小姐,不若明日奴婢出去的时候,再打听打听?不过……小姐,宫宴的衣裳和首饰您都决定好了吗?”

玉桂这么一提,苏玥的情绪便又暴燥了起来,原本是有三套衣裳备用的,但是自从知道苏璃是挽簪花的老板之后,苏玥便觉得,这件事情,理应由苏璃来为大家安排。

不说艳压整个燕云国,也一定要艳冠京城啊,难道要把好处落到别人家里去不成。

“这个贱人,早不出府,晚不出府,她就是见不得苏府的小姐好,所以才故意闹这么一出的。”

“小姐,之前还有二十五套衣裳没有穿过,不若在那里面挑选?或者咱们明日去一趟挽簪花,也许高价能买到喜欢的衣裳。”

苏玥垂眸看着自己身上的华服,柳眉浓蹙,她突然间坐了起来,怒语。

“我记得我之前也开过一间像挽簪花那样的铺子,最后被挽簪花的簪娘骗,铺子关闭?”

玉桂怔了怔,随即赶紧点头,是有那么一件事,初开始时,生意还很不错的,原本以为会赚很多的钱,没想到却赔得很惨,簪子全部都出了问题。